一家服裝巨頭的崩塌:實控人質押爆倉 上半年虧損5億 日均關店13家

  • 時間:
  • 瀏覽:19
  • 來源:生財有書

文 | 鉛筆道記者 付艷翠

近日,上市服裝公司拉夏貝爾公告顯示,其實控人持股質押比例接近100%,且已構成違約。這起爆倉事件,讓這家半年巨虧5億的公司繼續承壓,股價一路下跌。截至8月7日收盤,股價已達5.04元每股,觸及上市以來新低。

此番爆倉事件的背后,簡單來說,就是拉夏貝爾股價持續下跌,致使實控人和一致行動人不斷補充質押股份。而業績“變臉”,又成為拉夏貝爾股價持續下跌的本質。此前,拉夏貝爾曾初步測算,預計公司2019年上半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4億元至-5.4億元。

對于拉夏貝爾的巨虧,行業人士并不意外。拉夏貝爾這類傳統服裝公司衣服從制作到銷售的流程非常繁瑣。產品設計往往需要提前180天進行,致使公司對時尚脈搏難把握,消費者不買單,存貨成本激增。

這期間,為了擺脫困境,拉夏貝爾又用錯了方式。一面擴張門店,一面新增衍生品牌,卻使公司的現金流急速流失。去年,拉夏貝爾的短期借款高達19.12億元,而賬上貨幣資金僅6.05億元,存貨卻高達25.34億元,此外還有3.31億元的長期借款。

在國內市場不明朗、疊加資金鏈緊張的情況下,拉夏貝爾顯然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展開剩余82%

近日,上市服裝公司拉夏貝爾公告顯示,其實控人持股質押比例接近100%,且已構成違約。這起爆倉事件,讓這家半年巨虧5億的公司繼續承壓,股價一路下跌。截至8月7日收盤,股價已達5.04元每股,觸及上市以來新低。

此番爆倉事件的背后,簡單來說,就是拉夏貝爾股價持續下跌,致使實控人和一致行動人不斷補充質押股份。而業績“變臉”,又成為拉夏貝爾股價持續下跌的本質。此前,拉夏貝爾曾初步測算,預計公司2019年上半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4億元至-5.4億元。

對于拉夏貝爾的巨虧,行業人士并不意外。拉夏貝爾這類傳統服裝公司衣服從制作到銷售的流程非常繁瑣。產品設計往往需要提前180天進行,致使公司對時尚脈搏難把握,消費者不買單,存貨成本激增。

這期間,為了擺脫困境,拉夏貝爾又用錯了方式。一面擴張門店,一面新增衍生品牌,卻使公司的現金流急速流失。去年,拉夏貝爾的短期借款高達19.12億元,而賬上貨幣資金僅6.05億元,存貨卻高達25.34億元,此外還有3.31億元的長期借款。

在國內市場不明朗、疊加資金鏈緊張的情況下,拉夏貝爾顯然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采訪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股價持續走跌,陷爆倉危機

股價持續走跌,陷爆倉危機

8月6日晚間,拉夏貝爾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邢加興質押給海通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的1.416億股份已低于最低履約保障比例,因其未提前購回且未采取履約保障措施,質權人已發出股票質押違約書面通知,構成違約。

公告稱,邢加興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數量為1.416億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99.81%,公司總股本25.91%,占公司A股總股本42.62%。

作為國內首家A+H股上市服裝公司,拉夏貝爾于2014年10月9日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2017年9月在A股上市。彼時,其在A股上市首發價16.79元,H股價約為8元每股。

伴隨著拉夏貝爾股價的上漲,邢加興開始在質押公司股份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

資料顯示,在公司上市2個月后,邢加興就先后兩次質押公司股份。其分別在2017年11月30日和12月9日累計質押股份7500萬股,進行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按照公告的說法,邢加興此次質押股票主要基于個人資金需要,還款來源包括上市公司個人收入、股票分紅及其他投資收益等。

此后,由于公司股價價格波動,邢加興分別于2018年9月18日、2018年10月17日、2019年1月31日及2019年6月10日,將其持有的1500萬股、1700萬股、2500萬股及960萬股公司股票補充質押給海通證券,作為上述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的補充質押。

截至目前,邢加興累計質押公司股份1416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5.85%,占公司A股總股本的42.54%,占邢加興本人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99.81%。

值得注意的是,與上述公告同時發布的另一則公告顯示,因近期股價波動,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致行動人上海合夏投資有限公司8月6日將其持有的600萬股A股股份辦理了補充質押。此前,上海合夏已先后3次將所持公司股票質押至中信證券。

同時,拉夏貝爾在公告中提示了相關風險,稱若后續出現質押股份平倉或違約風險,上海合夏擬采取籌措資金、追加保證金等相關措施。

上述補充質押后,上海合夏累計質押股份385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7.03%,占公司A股總股本11.57%,占上海合夏持有4520萬股公司股份的85.17%。此外,邢加興及上海合夏累計質押股份1.80億股,占公司總股本32.88%,占公司A股總股本54.10%,占邢加興及上海合夏合計持1.87億股公司股份的96.27%。

受此消息影響,拉夏貝爾A股持續下跌,截至8月7日收盤股價已達5.04元每股,觸及上市以來新低。

簡單來說,此番爆倉事件的背后,就是拉夏貝爾股價持續下跌,致使實控人和一致行動人不斷補充質押股份。數據顯示,2017年10月,剛上市不久的拉夏貝爾股價曾一度攀高至30.62元每股,但隨后拉夏貝爾股價一路下行。今年年初,公司股價尚有8.5元每股。到如今,較其最高點已跌逾83%。

流程繁瑣,成本太大

流程繁瑣,成本太大

事實上,業績“變臉”,才是拉夏貝爾股價持續下跌的本質。

7月30日晚間,拉夏貝爾公布了半年度業績預虧公告。公告稱,經財務部門初步測算,預計公司2019年上半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4億元至-5.4億元,較2018年上半年下降約286.6% 至329.0%。預計公司2019年上半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4.9億元至-5.9億元,較2018年上半年下降約364.5%至418.5%。

監管部門曾針對虧損問題要求公司解釋,拉夏貝爾將原因總結為:社會平均工資上漲導致員工費用上升,待攤費用攤銷因關閉低效門店加快攤銷,行業競爭激烈,增加商場活動導致商場費用上升等。

對于拉夏貝爾業績虧損,資深服裝行業人士李強(化名)對鉛筆道表示,以傳統服裝行業痛點來看,這種情況并不意外。

李強介紹,像拉夏貝爾這類傳統服裝公司衣服從制作到銷售的流程非常繁瑣。

首先,需要企劃部門根據國際各大品牌現在流行展的趨勢去“猜”明年會流行的風格,并設計衣服主題。然后,設計根據主題元素設計衣服。再之后,還要進行打樣并進入訂貨會流程,“預估”衣服量產數量。最后,才能交給生產部門生產。

“這一套流程每個環節都差不多需要45天左右完成,為了避免意外,產品設計往往需要提前180天。”李強直言,這樣一來,不僅導致公司對時尚脈搏很難把握,也會出現爆款衣服備貨不足,大多數款式又積壓的情況。與此同時,提前兩個季度準備服裝,勢必會占用大量資金。

其實,存貨激增一直是拉夏貝爾的一大負擔。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9月底,拉夏貝爾存貨金額為27億元,占總資產的32.46%。這一數據與2015年底的17.56億相比增長近10億元。

李強表示,存貨一多,企業成本往往占比非常大,打折也就成為首選銷貨方式。他算了一筆賬,去除生產之前的成本、生產后運到各個渠道的物流費用,以及銷售、人工成本和門店租金,“公司利潤顯然也多不到哪了”。

有拉夏貝爾的消費者也表示,“拉夏貝爾現在的打折力度是新品上市第一個月7折,兩個月5折,換季就3.8折”。也就是說,如果在拉夏貝爾買一件衣服,三個月不到價格就降了一半。

李強認為,拉夏貝爾的客戶群體不精準,也是其銷量不理想的原因之一。

他解釋,這與拉夏貝爾和顧客關聯弱有關。“互聯網平臺能夠通過大數據,去區分購買產品的用戶畫像,從而更準確地了解這部分用戶的需求,再去進行產品設計,從而形成一個忠實的用戶粉絲群體。但以商場起家的拉夏貝爾想要做到這點卻并不容易,所以他們往往打著‘服務年輕女性’的旗號,但具體服務哪部分年齡段并不清晰。”

消費者琪琪(化名)也感覺,拉夏貝爾對客戶群體的把控不夠精準。

“它們雖然以快時尚為主,但拉夏貝爾的衣服過于偏少女風了,受眾本來就不廣泛。而且它們的服裝設計還偏于傳統,反正我是不愿意為這樣的設計買單。”琪琪覺得,拉夏貝爾對受眾群體也并沒有做到如Zara、h&m的受眾清晰,沒有形成忠實的粉絲。

用錯方式,花錢如流水

用錯方式,花錢如流水

“其實,拉夏貝爾一直想擺脫困境,只是用錯了方式。”服裝行業人士豆豆(化名)表示,它們一直砸錢做渠道和品牌,雖然愿景是好的,但這顯然加大了公司重擔。

2011年之前,拉夏貝爾僅有3個女裝品牌,門店數量為1841個。上市后,拉夏貝爾一直沒有停下開店的步伐。一二三四線各大商業綜合體,隨處可見拉夏貝爾的門店。數據顯示,2014年-2017年,拉夏貝爾實體門店期末數量分別為6887家、7893家、8907家、9448家。

高速擴張使得拉夏貝爾盈利能力一直處于承壓狀態,營業成本連年攀升,從2014年的55.76億元迅速增加至2017年的84.5億元。

今年開始,其正密集關店。截至2019年6月底,拉夏貝爾境內線下經營網點較2018年底凈減少2400余個。以此推算,上半年日均關店13家。

豆豆表示,“更遺憾的是,它們想做衍生品牌,但也沒做好。”

2012年,其明確提出的“多品牌、直營為主”的發展戰略,陸續推出7m和La Babité兩個女裝品牌,POTE、JACK WALK、MARC ECKō三個男裝品牌以及8EM童裝品牌等。

然而,培育期內的品牌想要做好并不容易。比如,其2015年推出的快時尚品牌Ulifestyle正逐步退出市場。財報顯示,2018年,Ulifestyle給公司帶來營業收入3.65億元,同比下滑30.17%,毛利率為53.19%,同比減少7.92%。

“一個坑還沒站穩就想去站另一個坑。”豆豆認為,這樣激進的做法也讓結果適得其反。

當時,就有深圳某Ulifestyle門店員工向媒體透露,“我們很被動,比平民,優衣庫更平民;歐美范,有H&M;更時尚,有Zara;論快銷整體優勢,有UR,我們家的快銷要退出市場了,店名也會改為La Chapelle。”

與此同時,為了更好地發展多品牌策略,上市后,拉夏貝爾又圍繞著“并購”這一關鍵詞去發展。先后全資收購了法國女裝品牌Naf Naf SAS、杭州黯涉電子商務有限公司54.05%的股權、廣州熙辰服飾等。

一系列動作下來,拉夏貝爾花錢如流水。

2014年,拉夏貝爾在H股上市時募集資金14.50億元,截至2018年上半年,余下1871.13萬元。2017年A股上市時,拉夏貝爾募集資金4.05億元,截至2018年上半年,剩余1441.50萬元。

去年,拉夏貝爾的短期借款高達19.12億元,而賬上貨幣資金僅6.05億元,存貨卻高達25.34億元,此外還有3.31億元的長期借款。

根據中華全國商業信息中心的統計,2018 年 1-12 月全國重點大型零售企業服裝類商品零售額同比僅增長0.99%。H&M與Zara這種200億美金規模的全球快時尚巨頭,在2018年增速都已放緩至3-4個點。

在此背景下,巨虧5個多億的拉夏貝爾要何時能甩掉包袱,似乎要打一個問號了。

猜你喜歡

百宝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