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伊利的股權激勵

  • 時間:
  • 瀏覽:1
  • 來源:生財有書

礪石導言:近日,素有A股“白馬股”之稱的伊利股份,發布了一項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引起外界一些質疑。但礪石商業評論在仔細研究了這份股權激勵計劃后發現,無論行權價格、行權條件、激勵對象還是激勵時機,從專業的企業管理角度與政策法規來看,都是極為合理的。

金梅、華生 | 作者

1

股權激勵是上市公司常見的一種員工激勵手段,發端于20世紀50年代的美國,興起于80年代,后被全球知名企業廣泛采用,其在保留企業核心員工,提升企業經營業績方面具有顯著作用。

2019年8月5日,中國A股中素有“白馬股”之稱的伊利股份發布公告,拋出了一項股權激勵計劃。根據公告顯示,伊利股份擬向激勵對象授予公司限制性股票總計1.83億股,股票種類為人民幣A股普通股,占激勵計劃草案公告時公司總股本的3%,授予價格為15.46元/股,為公司當天市場價30元每股的近一半價格。

展開剩余89%

本次股權激勵對象共計474人,包括公司公告時在公司任職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核心技術(業務)骨干以及公司認為應當激勵的對公司經營業績和未來發展有直接影響的其他員工。其中,伊利股份董事長兼總裁潘剛獲授6080萬股,占授予限制性股票總數的33.2386%,占目前股本總額的0.9972%。

伊利此次股權激勵計劃也設置了一定的業績考核條件,其中成長性指標為,以2018年凈利潤為基數設定2019-2023年度凈利潤增長率為8%、18%、28%、38%、48%,平均增速9.6%;盈利性指標,即ROE設定2019-2023年度凈資產收益率為15%。并且,授予股權存在五年的鎖定期,從而保證核心員工的長期穩定。

2018年11月,證監會曾發布《關于支持上市公司回購股份的意見》,鼓勵上市公司回購股份用于股權激勵及員工持股計劃。伊利股份正是在此政策的鼓勵下,才斥資回購股份用于后期員工股權激勵。但不巧的是,受外部宏觀形勢影響,在伊利發布股權激勵計劃公告的8月5日當天,中國A股大盤整體出現較大跌幅,其中像萬科、格力與長城汽車這樣極為優秀的龍頭企業也都跌幅接近5%,而伊利股份在當天更是出現8%左右的跌幅,這導致有媒體將伊利的股價下跌與這次股權激勵計劃強關聯起來,并對此次股權激勵計劃提出了一些質疑。

2

外界對于伊利此次股權激勵計劃較大的質疑主要集中在三點,第一是授予價格過低,第二是行權條件不具有挑戰性,第三是董事長潘剛所占股權比例過大。

礪石公司曾為諸多企業提供股權激勵咨詢項目,在對伊利股份的股權激勵計劃進行詳細研究后,我們認為其是一個較為合理,并且對伊利股份長遠發展極為有利的股權激勵計劃。

首先,伊利本次股權激勵計劃的授予價格為15.46元/股,雖遠低于公司當天30元/股的市場價,但其依舊是一個合理的價格。因為股權激勵本質上是對員工的一種激勵,它首先需要具有激勵性,而如果激勵力度過小或風險過大,其就失去了本來的意義。

限制性股票和股票期權是我國上市公司實施股權激勵的兩種主流股權激勵辦法。股票期權,是指公司賦予激勵對象購買本公司股票的選擇權,激勵對象可以在規定的時期內,以事先確定的價格購買公司相應數量的股票,也可以放棄購買股票。限制性股票,是指上市公司按照預先確定的條件,授予激勵對象一定數量的本公司股票,激勵對象只有在工作年限或業績目標符合股權激勵計劃規定條件的,才可出售限制性股票并從中獲益。

伊利股份此次股權激勵計劃不是采用股票期權形式,而是采用限制性股票,股票期權不需要員工在行權前拿出任何資金,其只需在決定行權時才需要出資購買,并且行權后沒有任何時間的鎖定期限,所以不存在任何風險。而限制性股票需要員工拿出真金白金來購買,并且在限定時間內不許出售,所以如果要求員工以市價購買或略低于市價的價格購買,則不具有任何激勵性的,員工還不如在二級市場尋找合適的時機購買。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的合理授予價一般會確定為市場價的二分之一。

例如,富士康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工業富聯也在2019年3月4日披露了2019年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草案,授予價格為6.03元/股,而工業富聯3月4日收盤價為15.31元/股,依此計算,其授予價格不足市場價格的40%。所以對比工業富聯,伊利股份的授予價格還要高出一些,其只是上市公司股權激勵計劃的正常水平。

對于伊利此次股權激勵計劃業績考核條件較低的說法也不客觀,根據公告顯示,此次激勵計劃的成長性指標以2018年凈利潤為基數,設定2019-2023年度凈利潤增長率為8%、18%、28%、38%、48%,平均增速9.6%。

根據伊利股份2018年年度財報顯示,其2018年凈利潤為64.52億元,這意味著伊利2019年要在目前已經很大的凈利潤基數上再有接近50%的增長,達到95.5億人民幣,這并不是一個理所當然、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業績。這不僅需要伊利在未來5年牢牢保持住現有的領先優勢,還要進一步蠶食蒙牛、三元與光明等競爭對手的市場份額,如果伊利核心團隊不付諸巨大努力是根本無法實現的。

還有一些聲音認為伊利股份董事長兼總裁潘剛獲授6080萬股,占授予限制性股票總數的33.2386%的比例過大,這其實也是一個誤解。雖然一個企業的成功是企業領導人與員工共同努力的結果,但不可否認的是,企業家在其中起著最關鍵的作用,一個好的企業家能讓一個瀕臨破產的企業起死回生,而一個能力較差的企業家能讓一個優秀的企業陷入絕境。所以,一般在企業的股權激勵計劃中,會重點向最核心的高管傾斜。

例如,2018年小米集團在上市前,就曾授予雷軍超過90億元人民幣的股權激勵。之前京東上市,劉強東也曾被董事會授予41億元股權激勵,這些激勵都是對企業家價值的肯定。

2005年,一方面原伊利董事長鄭俊懷被捕,另一方面當時牛根生帶領的蒙牛來勢洶洶,導致伊利一度陷入巨大危機。但時隔14年后,伊利不僅沒有倒下,反而實現了前所未有的突破,無論從收入、利潤與市值增長等核心的公司級財務指標來看,還是從液態奶、奶粉與冷飲等細分業務指標來看,伊利都全面領先蒙牛。

伊利之所以能夠擺脫危機,實現跨越式發展,與潘剛密切相關。在鄭俊懷被捕入獄后,當時35歲的潘剛臨危受命,其帶領伊利在各個關鍵業務能力領域進行孜孜不倦的提升,最終不僅讓伊利穩定住了業務局面,還帶領伊利穩居行業冠軍。而作為伊利企業靈魂的潘剛,其獲得較大比例股權激勵也在情理之中。

3

在經歷了過去14年波瀾壯闊的發展之后,伊利集團董事長潘剛在2018年又提出伊利未來要致力于成為一家覆蓋多個食品品類,業務覆蓋全球市場,能與雀巢、瑪氏與達能等世界級的食品巨頭企業相媲美的全球化品牌,這是伊利又一個全新的戰略愿景。

圍繞新的戰略愿景,伊利也陸續從外部引進了一批涵蓋研發、營銷、投資與全球化經營等多個領域的中高端人才,這些中高端人才的長期穩定與價值發揮是支撐伊利“全球織網”與“品類擴張”戰略落地的關鍵要素,在此過程中有吸引力的員工激勵必不可少,所以此次股權激勵計劃推出其實恰逢其時,很好的為伊利鎖定了支撐未來戰略實現的最關鍵要素“人才”。

也有一些評論稱,此次激勵計劃會影響到伊利股份的短期盈利,進而影響伊利的市值,這是一個錯誤的看法。因為如果短期盈利降低,能換回企業更長遠,更大規模的商業價值,不僅不會影響企業市值,還會打開企業的市值增長空間。

例如,阿里巴巴與騰訊等互聯網企業幾乎每年都會有巨大的股權激勵開支,但從長期來看,這不僅沒有影響到阿里、騰訊的市值,相反,得益于股權激勵吸引的優秀人才,業務創新不斷,進而推動阿里與騰訊成為中國最高市值的兩家企業。根據阿里巴巴集團2019財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其該季度股權獎勵開支達到163.78億人民幣,創下阿里巴巴集團上市以來的最高紀錄,也是截至目前中國企業最高的單季股權激勵開支。但阿里巴巴馬云依然堅信,只有股權分散,“其他股東和員工才更有信心和干勁”。

伊利股份的此次股權激勵計劃雖然引起外界短暫一些質疑,但從專業的企業管理角度和政策法規角度來看,無論行權價格、行權條件、激勵對象還是激勵時機都是極為合理的,也將逐漸得到投資者與媒體輿論的理解。

果然,在伊利股份股權激勵計劃發布的第二天,雖然A股大盤繼續保持頹勢,上證指數下跌0.32%,而伊利股份則在開盤下跌3%后便迅速翻紅,收盤逆勢小幅上漲0.21%。未來,隨著此次股權激勵計劃帶來的業務效果不斷呈現,相信伊利股份的長期價值將會更加凸顯。

猜你喜歡

百宝彩快三